太陽花學運帶來的設計反思

反反覆覆寫了三天,

著重在我的學習經驗及設計部分做討論。

最近因為服貿的事情,
開始關心從前不曾關心過的,
開始思考從前不覺得重要的,
開始深刻反省自己,
也反省設計。(畢竟我是個設計師。)

我以前從來不覺得設計可以改變世界,
那只是遠大而有理想的人的夢。
設計其實只是被包裝的很好的一個行業,
大家所追求的也只是華麗的外衣,
你要吃飽穿飽了才會去想到設計,
不過更多人卻也是吃飽穿飽了也不屑花錢買設計。

 

一開始只是覺得設計或許可以將生活改善的更好,
大學四年念完這種想法煙消雲散。
其實很少設計真的解決什麼問題,
大部份都只是賦予它一個說得過去的意義而已,
或是說,假裝它很有意義。
Problem Solved.
生活上說真的也沒那麼多問題可以給設計師解決,
真正的問題反而設計也解決不了。
大家還不是活得好好的。

一開始只是想好好學學平面設計而出國,
說穿了就是想做一些好看的東西。
沒什麼想法。

 

在國外唸一陣子書之後,想法變了。
(所以被自己打臉是應該的!?)

看了很多大師的文章,
覺得這些人真的是有遠見,
很多觀點還是適用於今天的設計。

然後課堂上同學們積極發表自己的看法,
對於這個設計師的一些概念有出入或是概念的延伸。
有些時候其實聽得出來有些人在嘴炮,
但有些時候的確也提供了創新思考的方向。

而我常常就只是在旁邊聽了點點頭而已。
從小到大,不覺得可以去反駁教科書的概念。
所以書上寫什麼通常就是什麼,記下來就對了。
從來不用去想對不對,或是為什麼。

我看的那本書集結了很多設計師所寫的文章,
所以很多其實只是他們個人的想法和觀點罷了。
但我在讀的時候還是常常只用台灣那套,
到了課堂上終於有種當頭棒喝的感覺。

 

於是我開始慢慢地學習思辨。
除了理論課之外,
發表作品的時候,
不僅自己要解釋為什麼,
也問別人為什麼。

於是我開始慢慢地學習質疑。

 

學的越多,
越來越覺得設計其實很比想像中影響力更大,
設計師可以做到的其實很多,
不管你學的是哪一個方面的設計。

 

Design can change the world.
我本來不相信的,
但是看了看書聽了聽演講想了又想,
設計不像我以為的那樣淺薄。
設計可以是幫助偏遠地區的居民簡單地得到水,
設計也可以改善一些生活的細節。

⋯⋯設計還可以?

我其實忘了。

在工作了一年之後。

 

那些我深信不疑的設計價值,
漸漸被現實的無奈取代。
這個快點快點快點,
究竟是在做什麼有時候我也不太清楚。
那個太浪費時間了不考慮,
還有可不可以多做一些(很醜的)選項…

一開始總是生氣埋怨,
後來漸漸放空不再去想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要那樣做,
忽然心情一下子都開闊起來,
反正做就對了。

想太多反而苦了自己。

腦子又回到了過去。

 

一直到了太陽花。

在想,設計究竟可以做什麼。
設計其實不是普遍的,
只是屬於在上位者的工具。
廣告,媒體,宣傳。

這是付錢才會有的設計。
被掌握的設計。
現實中的設計師其實只是屬於資本家的工具,
設計師在想要改變世界之前,

自己就會先改變。

 

就算在美國工作,
也還是有階級制度的。
看到上司自己打臉的頻率,
也不亞於螢幕上那些政治人物。
設計師的社會責任。
很久以前上課時曾經討論過,
企業如果說謊或是做了什麼喪盡天良的事,
那麼設計師該承擔什麼社會責任,
一個說要do good的企業結果漏了油,
造成不可恢復的生態傷害,
那麼幫那個企業做logo的設計師是否成了共犯?
是否對社會大眾說了一個謊言?

朋友分享了一個新聞給我,
我們手頭上正在進行的一個案子,
近期有一群人在紐約抗議這個客戶違反人權,
因為使用廉價外籍勞工,
還蓄意壓迫勞工在很差的工作環境下工作。
當下心情有點微妙,
雖然我已經覺得自己也滿慘的了,
但是這個世界上比我更被剝削的比比皆是。
用錢堆疊出來的案子,
就是從底層的剝削開始。
受好處的只有在上位者。
然後成為惡性循環。

 

在太陽花之前,
我也認命地就讓腦子空轉了。
今天重看了一下之前自己寫的note,
在Why MFA這篇就提到,
設計師要關心社會議題(social issues)
其實我之前真的超不關心也超不在意這個社會發生什麼事,(對不起)
還好有這一群人,
在我變得更加麻木之前,
點醒了我。
不過我還是很懷疑,
設計究竟能帶給社會一些什麼貢獻?
這次太陽花的行動,
我看到更多自發的設計。

為了自己,

為了信仰,

為了讓自己的聲音被聽見,
誕生的設計。

 

雖然身處下游的設計師是被利用的小員工,
但是也是可以小心的反抗這個社會,
發聲。

平常做出來的那些沒有靈魂的作品都不屬於我的。
是屬於公司的老闆的、屬於花錢的客戶的。

 

而現在,我們都發自內心的想要做點什麼,
想要被聽見被看見或者發揮一點影響力,
那是屬於自己的有靈魂的東西。
雖然在這個科技時代,
人人都可以成為設計師,
但是身為一個真的設計師,
究竟為社會能做什麼不一樣的事?
我能為台灣做些什麼?
藝術家的作品,也是一種發聲,
藝術跟設計應該是一體的兩面,
但是藝術家是不是比設計師能夠達到更大的影響力呢?
價值上來說?永久性來說?

 

我想,
設計或許真的沒那麼了不起,
又或許,很了不起,
只是我還無法辨証。
需要鑽研跟了解的還有太多,
除了把想法寫出來分享討論,
其實還沒有什麼結論就是了。
最近我的思辨魂跟研究魂又被喚醒,
很想研究設計與革命還有社會議題之間的關係,
以及數位時代下的設計傳播。
還有,

設計之於人與人,
設計之於群眾與群眾,
設計之於文化與文化,
設計之於國家與國家,
設計之於世界。
(再拿得更遠設計不過連一粒塵土也不是。)

Visual communicators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呢?
我們能做的又是什麼呢?

我還在學習。

 


附一下最近的書單(雖然最近才po過不過我update了!)
Can Jokes Bring Down Governments?
Civil Disobedience(公民不服從)(這本英文版在ibook是免費的)
Citizen Designers
An Introduction to Design and Culture: 1900 to the Present
Speculative Everything
知識份子與社會
國家為什麼會失敗:權力、富裕與貧困的根源
與中國無關
改變台灣
我只看完第一本!大家如果有什麼推薦的也快跟我說!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Subscribe
Notify of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fl jerseys free shipping 
0
Would love your thoughts, please comment.x
()
x